<th id="aqpws"></th>

    1. <em id="aqpws"><acronym id="aqpws"><input id="aqpws"></input></acronym></em><li id="aqpws"></li>
      <tbody id="aqpws"><pre id="aqpws"></pre></tbody>

      天刀原創短篇小說 天刀二三事之曾伴天涯

        唐游是個宅男。很地道的那種。晨昏顛倒,晝夜不分,以泡面為食,以二次元人物為女神,以虛擬世界為主。

      天刀原創短篇《天刀二三事之曾伴天涯》

        唐游打過很多款游戲,他對所謂的游戲玩法并不挑,唯一執著的是游戲畫面。所以在撞上天涯明月刀這款游戲的那瞬間,他就一頭栽進去了。

        一覺睡到大中午,唐游悠悠醒轉,摸出手機瞅了瞅時間,他游魂似的飄下床。洗漱完到廚房叼了根火腿腸抱著泡面坐到電腦面前,一邊吸溜著面條一邊打開了游戲。

        【系統】湊不要念唐四上線

        【幫派】唐四:早啊后宮們,有沒有想我?

        【幫派】五檔電風扇:恒賦圓石·五 新鮮出爐要的M自己兄弟便宜賣了啊!

        【幫派】花芊芊:臥槽唐小四你果然和這個幫派稱謂搭配的很!

        【幫派】唐四:我還有更加不要臉的一面芊芊你想不想見識下啊=3=

        【幫派】花芊芊:有本事你爆個裸照我看看→_→

        【幫派】千里不留行:咳咳,唐四啊,這都下午兩點了,你再慢點今兒爭鋒的聯盟精英就沒你位置了!

        【幫派】唐四:矮油別啊幫主大大,我這就進團!

        【幫派】七號粉絲:唐大大午安~\(≧▽≦)/~!

        【幫派】唐四:小七么么噠(づ ̄3 ̄)づ

        【幫派】初吻給了煙:臥槽禽獸唐小四!放開我們家小七!

        【幫派】唐四:滾犢子老煙槍你個死摳腳香!小七是你家的?

        【幫派】七號粉絲:我是唐大大的粉絲!>.<

        【幫派】唐四:瞧見沒?

        【幫派】初吻給了煙:_(:зゝ∠)_我的純情少男心!你們這對秀恩愛的狗男女!

        【幫派】花芊芊:狗眼已瞎!

        【幫派】正太離:已瞎+1

        【幫派】我看春山多嫵媚:已瞎+2

        【幫派】春山看我應如是:頂老婆~

        【幫派】詩酒趁年華:臥槽樓上又一對虐狗的!

        【幫派】千里不留行:爭鋒戰點我進團設精英了啊!YY跳統戰大廳,都麻溜兒的,一會兒人滿別叫喚啊!

        【幫派】五檔電風扇:我去老大給留個位置啊!我81老四馬上打完啊啊啊啊啊!

        ……

        爭鋒戰是天涯明月刀的一個盟會對抗玩法,四盟里任意兩盟宣戰,各自上限320人,到開戰時間后雙方的盟會成員就可以通過點選參戰傳送到盟會對抗地圖進行為期一個半鐘頭的盟會戰斗。

        唐游和七號粉絲的初遇,就是在盟會爭鋒戰里。

        彼時七號粉絲還是個不滿級的新人,稀里糊涂進了爭鋒戰,正站在馬車附近不知所措,就被一個對面盟會的人給放倒在地。

        由于爭鋒戰里死亡幾秒后會自動復活,那人又直接蹲在復活點,所以七號粉絲眼睜睜的看著游戲畫面彩了又灰,灰完又彩,愣是沒找到脫身的辦法——直到唐游在這里復活后順手把那號宰了。

        唐游揍完了人徑自上馬走了,他們推堂主正是熱火朝天的時候,對面指揮官已經開了霸業,想來他們這邊也該采取措施了,他可不想錯過踩霸業的機會。他走的瀟灑,七號粉絲卻暗暗記下了這份“救命之恩”。

        之后七號粉絲輾轉進了唐游所在的幫派,在YY上第一句話是:“唐…唐大大!我…我來報你的救命之恩!我是你的粉絲!”

        唐游的號是唐門,第一身份是文士,他的墨寶錄書畫全開,對天刀各處風景點了如指掌,平時除了打本PK就是和自家小傀儡手牽手游天刀。而七號粉絲喜歡收集外裝,尤其喜歡游戲截圖,倆人一拍即合。久而久之她成了唐游的綁定奶,也逐漸脫離了萌新的身份在天刀的世界中游刃有余了起來。

        這天的天下鏢后大家在YY里聊天打屁,不知怎么歪的樓,一幫子人開始起哄讓幫里妹紙們唱歌,豪爽一些的花芊芊一口應下:“行啊,不過我們唱一首,得有漢子出來唱兩首!”

        一群狼轟然應好積極響應,本來大家你來我往玩得頗熱鬧,直到七號粉絲上麥后問了句:“我唱完歌的話,能讓唐大大給我唱一首嗎?”

        YY頻道頓時如同碳火上潑了瓢冷水,“刺啦”之后再沒有聲響,只有七號粉絲糯糯的尾音還隱約可聞。

        不怪乎眾人這反應,實在是七號粉絲這個要求太出乎他們的意料。天刀不限號測試至今近一年,大家在一起玩了這么久的游戲,不說互相十分了解吧,但起碼各自有什么忌諱是很清楚的。幫里的幾個元老級玩家都知道,剛在一塊玩兒那會,唐四這小子曾經因為死活不給一個妹子唱歌把人直接氣跑過。

        后來但凡有人提要唐四唱歌他就翻臉,久而久之這個小圈子的人都默認了,唱歌這事兒是唐四的死穴。正所謂老虎屁股摸不得,玩游戲嘛,主要為了開心,不缺他唐四那兩首歌,沒必要搞得大家都不自在。于是七號粉絲這一要求出來,當真是把大家都給整懵了。

        眼看要糟,初吻給了煙忙開麥打岔:“誒,小七啊,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啊,平時你們秀就算了,今天這個可是我們廣大男性同胞難得給妹子們露兩手的機會啊,你能不一根筋的盯著你家唐大大不?來來來,哥給你亮亮嗓!”

        眾人反應過來忙配合著起哄。

        “煙槍來一個!”

        “老煙槍你那被尼古丁毒害過的破鑼嗓子行不行啊?不行讓哥給妹子們唱一個!”

        “滾犢子,勞資當年也是KTV一霸好不!”

        “嘖嘖!不多說了開麥序,我開了錄音了,老煙槍你自己看著辦吧!”

        YY又開始鬧鬧哄哄起來,而唐游卻閉了麥,點了煙,對著游戲里的人物發起呆來。

        剛才七號粉絲說話的時候,唐游正操縱著游戲人物使用大輕功,聽到那個要求時他手上忘了動作,于是此時的唐四就可憐兮兮的泡在太白沉劍池的冰水里,手腳小幅度的扒拉著水,凝目望著不遠處的瀑布。

        “唐大大!你在水里做什么呀!快上岸來,不冷咩?”

        冷不丁聽見小七的聲音,唐游下意識的切YY,發現仍是閉麥狀態,后知后覺的切回游戲打開組隊QT語音房間。果然七號粉絲名字前的麥克風圖標一閃一閃的。

        調了按鍵,唐游也就著QT回答:“啊,剛才人不在。”

        “嘛,我就知道你又在掛機閉麥看風景了,我剛才在YY說要唱歌呢,不過現在更好,我QT給你一個人唱~”

        唐游這邊還沒回答,那頭七號粉絲已經開了自由麥。

        背景音樂緩緩接入,七號粉絲清了清嗓子開唱。

        “多久了 我都沒變

        愛你這回事 整整六年

        你最好 做好準備

        我沒有打算 停止一切

        ……”

        一曲終了,兩邊都突然安靜下來。在唐游想要說些什么的時候,七號粉絲匆匆道了“晚安”隨后下線。過不一會唐游微信收到一條消息——“唐大大,今天是我的生日。”

        唐游按煙頭的動作因為這個信息一頓,早已超載的小巧煙灰缸就此翻車,散落的煙頭煙灰將鍵盤糊的狼狽不堪,如同唐游此刻的心境。

        隔天在游戲上碰頭,唐游才驚覺自己昨晚忘記了發那句“生日快樂”。然而七號粉絲卻似乎沒什么情緒,這讓唐游越發的不自在起來。恰巧游戲出了染色系統,他點開商城給七號粉絲的游戲角色送了一堆“染彩之匣”,附帶留言“生日快樂最最可愛的小七~”

        七號粉絲的對話框很快敲了過來:“起床啦?=v=”

        明明不過是個顏表情,唐游的嘴角卻不自覺的揚了起來。

        “嗯。你在干嘛?”

        “節日任務,采花呢,來幫忙不?”

        “組我。”

        倆人一如既往的氣氛似乎昭示著小小的不和諧已經過去。等唐游過圖進了采花位面,七號粉絲卻遲遲不和NPC對話開始任務。

        唐游看著身著粉裳的小天香都在原地無聊的丟傘轉圈兒了,開QT喊了聲:“小七?”

        人物依舊站在原地把玩著傘中劍,隊伍頻道卻開始打字。

        【隊伍】七號粉絲:唐大大。

        【隊伍】唐四:嗯,我在。

        【隊伍】七號粉絲:這里風景漂不漂亮?

        唐游轉著視角,小天香身旁的唐門一展折扇,動作瀟灑。他看著兩個角色并肩而立,笑著打字——

        【隊伍】唐四:你站在花叢中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看你。

        良久無話,唐游趁機截了幾張圖,準備等過后修一修給小七發過去。

        粉裳小姑娘突然取出把琴置于膝上,雙手攏在琴弦上開始彈奏。

        熟悉的旋律響起,唐游僵住,不錯眼的看著游戲里那個彈琴的小天香,似乎想從這個角色看到那頭真實的七號粉絲。直到結束,唐游才醒神開始噼里啪啦打字。

        【隊伍】唐四:小七你怎么會這首歌?!

        【隊伍】七號粉絲:唐大大,唐游學長,我要走啦,去美國念書。很意外在這個游戲里會遇見你,我真的是你的粉絲,從六年前第一次聽到你們樂隊的表演起。我還為此特意考了一所離你很近的大學。雖然不知道為什么你會退學,但是我相信不管在哪你都是最棒的!

        沒有再敢呆在游戲里,唐游心急火燎的直接下了線。在電腦前枯坐許久,直到肚子發出抗議,他才發覺天黑了。

        顯示屏的光打在唐游臉上,將他嘴角的那抹苦澀照的有些猙獰。狠狠吸了口氣,他搖著輪椅過去把燈按亮,然后緩緩朝廚房挪去。

        命運總是這樣,在你以為自己撐過去的時候給你出其不意的重重一擊。

        一場車禍,雙腿截肢,聲帶受損,唐游已經想不起來最初是如何讓自己熬過來的了。而如今,他似乎又再次體會到了真切的痛,從腿上,一直蔓延到心上。

        等唐游再鼓起勇氣登上游戲的時候,七號粉絲的號已經徹底沉寂了下去。

        一天,兩天。

        一星期,兩星期。

        唐游把所有和七號粉絲一起的截圖整理出來做了個視頻給她發去。有很多話想和她說,但臨到了唐游又真的不知道說什么。輾轉幾回,最后只是在視頻結尾用了天刀的那句話——“無論江湖多大,總會相聚天涯。”

        江湖這么大,何其有幸曾與你相伴天涯。

      丝袜品牌